在天河公园相亲角贩卖子女是什么体验?

@Livin广州 / 2017-09-01 天河公园 相亲角
老头老太为何齐聚天河公园?他们在天河公园斗法或跳广场舞?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歧视链的盛行

  在相亲角你会发现,爱情是可以明码标价的,而且还能砍价,简直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长得这么不吴彦祖;创业的太奔波啦;学历低没有共同语言,讲笑话会get不到;秃头的不喜欢,像葛优”,背后实则是歧视链的风盛,有江湖就会有歧视,在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熏陶下,老头老太的择偶条件如诗一般。

在天河公园相亲角贩卖子女是什么体验?

  即使长得好看不行,得有福相;即使长得喜庆不行,得身材好;即使男女都36D大胸不行,得年龄小;即使年轻活力不行,得会说粤语;即使会唱粤曲不行,得有广州户口;即使是广州土著不行,得高学历;即使是中大不行,得工作稳定;即使是广州市委二把手不行,你得有婚房;即使是二沙岛别墅不行,父母还得有退休金——归咎于一大错觉:自己攒的牌好打。

  

在天河公园相亲角贩卖子女是什么体验?

 

  总得来说,明码标价,时间有限,不合适就是穷,没感觉就是丑。一见钟情就是好看,深思熟虑就是有钱。

  子女竞技场与夕阳红交际场

  相亲角像是子女竞技道场,闲言杂语里无不进行着子女的battle,恍若过年过节饭桌上的明争暗斗,目的不像是给儿女找对象。“唉,我儿子上海交大的,学历高不好找!”“那可不嘛,我儿子清华的更别说了!”

  只有更牛逼的学历年薪才能压住另一方的气焰。

  

在天河公园相亲角贩卖子女是什么体验?

 

  相亲角更像是夕阳红交际场,老头老太拉帮结派,互相帮忙占风水位,科学摆摊,争相坐更早的239班车解决敌方老太太。

  但更多的是抱团取暖,舒缓孤独,聊以慰藉,再一起骂自己孩子“皇帝不急太监急”,相亲角未免也是体现他们自我价值的方式,在这里他们感觉自己“有用处”。

  “

  美名其曰:“门当户对”

  ”

  一切筛选为“门当户对”,但更多的是讲求“势均力敌”。父母认为生活在物质的支撑下,才有可预见的幸福。他们认为孩子坐在宝马车里哭也是幸福的,因为喜极而泣嘛。

  他们还说“年龄大一岁,身价大一倍”,在父母口中你仿佛是已达育龄的大熊猫,只差将你电晕,拖走,强制交配。又像是一元店里的折价商品,每一个明天都要被更低的价位贱卖。

  

在天河公园相亲角贩卖子女是什么体验?

 

  他们总说“最紧要你中意”,随后转身搭到相亲角蹲点。总说“仔大仔世界啦”,又不忘遵遵教诲“父母都是为你好”“孩子你快结婚吧,国家需要你”,你不免开始反感抗拒,但他们的眼泪又如此真切。

  父母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是解渴啊。“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这种语录,对父母来说就是犯罪。但在子女眼里,当婚姻洒满铜钱臭味时,迎来的只是一个“臭味相投”的人,爱情就不好相信了。

  当婚姻变成了价码游戏,还能谈论爱情吗?

  电影<非诚勿扰>里的场景像极了现实,相亲前各自摊开价码,一番干瘪的寒暄后,总有一方会提出需求,没有丝毫的爱慕和冲动,最后往往不欢而散。

  如今,相亲角恍若交易现场,在这个相亲的台面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纸上几行字待价而沽,与合伙做生意差不多,尽管套上的是婚姻的名字。

  夕阳西下,夜幕四合,老人们折好板凳,放下手上的简历,收起行囊,三三两两作鸟兽散,他们拉勾勾约定好,下个周末还来这里。

分享到
热文推荐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即可获取最新资讯

热文榜单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