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网联2018年6月30日前将“收编”所有第三方支付 普通用户无影响

@广州本地宝 / 2017-08-08 央行网联消息 央行网联平台 第三方支付
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向有关金融机构下发通知(下简称《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此外,还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今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

1054295320-0

网络配图

  监管方利用网联平台“收编”第三方支付终于有了明确时间表。继此前网联试运行之后,近日,央行明确要求2018年6月30日前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此外,还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今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记者了解到,根据目前接入网联正在进行过程中。

  不少市民关心,网联来了,对于普通人网上交易和资金流通有何影响?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公司来讲,无疑是多了新约束,对于银联来讲无疑多了竞争对手,对于用户来讲并不会改变用户第三方支付的服务体验,而且资金会更加安全。

  第三方支付有了“紧箍咒”

  数据显示,2016年非银行类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网络支付业务1639.02亿笔,比上年暴增99.53%;支付金额的增长率更是超过了100%,达到99.27万亿元。

  2016年4月,央行等部委印发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明确规定,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进行。在此基础上,2016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批复成立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即“网联平台”。

  今年4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官网显示,网联平台启动试运行,首批接入4家商业银行和3家市场占比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财付通和京东金融旗下的网银在线。

  然而一直以来,第三方支付接入网联的时间表并未确定。直到近日,有多个第三方支付平台对媒体表示,已经收到了央行支付清算司发出的[2017]209号文,明确要求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并且给出了最后的期限,即必须在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迁移。

  此前,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采取直连银行接口模式,绕过了独立的清算机构即银联。直连模式之下有何弊端?有业内人士指出,直连模式对于第三方机构来说最好的好处是降低了支付成本,但同时也带来了风险漏洞,比如直连模式下,交易类别难以甄别,央行难以掌握资金流动的情况,更为反洗钱工作带来了困难。

  央行为网联第一大股东

  今年的3月31日,网联平台试运行首日,由招商银行、中国银行、腾讯财付通共同完成首笔跨行清算交易。据了解,目前已率先成功接入网联平台的机构包括招行、中行、支付宝、财付通和京东金融旗下的网银在线。

  早在今年4月,记者就通过公开渠道获悉网联的股东总数44家,其中38家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

  根据近日更新的信息显示,股东数上升为45家,其中央行清算总中心、上海清算所、黄金交易所等在内的央行下属7家单位共同出资7.6亿元占股比例达到37%;备受关注的两大移动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9.61%,京东旗下的网银在线则持股4.71%。

  这也就意味着,央行在网联的出资比例中占据绝对的大股东地位。这也就打破了此前部分第三方机构对于网联是否会被大的支付巨头垄断的疑虑。此前,央行曾明确表态网联的定位是公共属性、安全性、便利性,目的是提高支付机构的清算效率、交易留痕、资金可追溯、风险可控,是基础金融设施建设。

  据悉,目前网联主要业务包括处理支付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支付业务,业务涵盖消费、消费退款、账单缴费、金融产品申购与赎回、个人转账、信用卡还款、商户提现等。

  对用户支付体验影响不大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央行此番限定第三方支付接入网联平台的具体时间,也是有意打好监管“组合拳”。

  事实上,从去年央行给第三方支付牌照进行到期续展时,已经见到监管层严格控制第三方支付的决心,截至目前,被注销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已经多达12家,仅今年的5月15日到6月14日就有8家支付机构的牌照被注销。

  同样,按照央行规定,今年的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部分客户备付金交存指定账户,首次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此举的目的在于纠正和防止支付机构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保障客户资金安全。

  不少习惯于网络支付的用户却担心,线上清算的网联产生的相关费用会不会转嫁在用户身上?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尚无网联的收费标准等信息,但业内人士表示,网联的设立,不仅可以保障用户的资金安全,还避免各家支付公司各自搭建平台造成的“重复浪费”,降低交易成本,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并不会增加普通用户使用网络支付的交易成本。有参与网联试运行的机构则向记者透露,随着网联的系统运营优化,用户的体验感不会发生变化,依然是以用户使用便利安全为导向。

  网联收费模式仍有待明晰

  线下银行卡刷卡消费的主要是通过银联,而根据央行的规定,刷卡手续费主要是指发卡机构(发卡银行)、首单机构(收单银行)、银行卡清算机构(银联)三方分别收取的费用,三方分成比例是7:2:1。相较之下,《通知》虽然明确了机构接入网联的时间,却依然没有明确网联的收费模式和收费标准。

  从去年4月发起成立到今年3月31日正式上线试运营,再到近日《通知》落地,网联的费率标准在业内仍然是迷。此前,记者也从参与上线试运营的招行、网银在线等机构了解到,网联的收费标准尚不明确。

  由于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的“直连”模式一直没有明确的费率规则,因此规模较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在与银行的议价能力更强,敲定的费率往往也更低。记者也从业内较为大型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了解到,与银行直连的平均费率通常在千分之二至千分之四左右,大型支付机构的议价能力更强,小型支付机构则相对弱势,因此就成本节约而言,网联的出现对中小支付机构更为有利。

  银联“线上线下” 迎来新挑战

  对于一直想要从线上交易清算分杯羹的银联来说,网联的设立运营无疑是个挑战。作为清算机构,银联的成立背景与网联十分相似。2002年,为解决全国银行卡联网通用的问题,央行牵头成立了中国银联。通过银联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可以实现商业银行系统间的互联互通和资源共享,保证银行卡跨行、跨地区和跨境的使用。

  有业内人士坦言,由于当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并不局限于线上,也有线下业务,不排除网联未来会成为银联的最大竞争对手。  同样,除了网联可能带来的潜在压力,银联的压力还来自于其银行卡的清算垄断地位或将被打破。

  目前,VISA已申请在中国建立银行卡清算机构,成为第一家提出申请的境外卡组织。一旦获批,将打破目前由中国银联一统天下的银行卡清算市场格局。而对于持卡人来讲,未来将有更多的卡片类型可以供选择,刷卡有更多选择,或将使得刷卡费率进一步降低。

  据悉,目前万事达卡、美国运通等银行卡组织也正推进相关申请工作。

  (来源:金羊网、信息时报)

分享到
热文推荐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即可获取最新资讯

热文榜单
公众号推荐